云霄火田碧云亭与戴郡马亭神道碑

  溪流两岸古榕翠竹相互荫翳,亭东侧有明代所建佛教寺院又称“碧云亭”,明代崇祯年间(1628-1644)建。

  戴郡马神道碑位于七里铺村南的碧云峰下,是唐代“开漳圣王”陈元光的季女陈怀金暨婿戴君胄的合葬处。此处遗存郡马墓神道碑一方,碑高2.12米,宽0.8米,镌有“唐钤辖司崇仪使郡马副元帅兼竭忠辅国大将军赐谥武毅肃庵君胄戴公暨配柔徽克济益恭弼德夫人陈氏墓道”等楷书。

  据考证,该碑系宋代镌立。此古碑于而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被当地农户移用为养猪饲料槽壁。1984年,云霄县文物工作者在进行全县文物普查时,发现此一珍贵碑刻后,慎嘱当地村民妥善保存。

  1986年适逢漳州建州1300周年,各地戴氏裔孙献金在云霄七里铺和义桥畔修建戴郡马亭,将原神道碑竖立于亭中,俾垂诸久远,以供海内外戴氏后裔溯源寻根,亦为河山增一胜地。今亭柱有联云:“郡马有勋劳长垂史乘,碑亭增胜概永伴漳江”、“当年弓剑披榛棘,今日江山展画图”。

  云霄县博物馆馆长、研究员汤毓贤介绍,戴君胄(703—778年),字肃庵,陈元光第三女婿,祖籍河南光州固始县。祖父戴伯岳,曾与唐开国元勋陈克耕从唐高祖李渊兴起义军于 并州(今山西太原),后李渊登基,任戴伯岳为 润州(今江苏镇江)太守,父戴元理,讳仁,官授府兵校尉,于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随陈元光之父 陈政率兵入闽平乱,驻军云霄乌石山,遂因官寓焉。

  陈政病故后,戴元理辅陈元光靖寇设州,立下汗马功劳,诰授顺德将军,赐谥忠惠。唐武后长安三年(公元703年),戴元理配方氏生一子戴君胄,系与陈元光三女陈怀金同年出生,由于戴元理与陈元光有世交之谊,且为人诚实厚道,深受陈元光敬重,遂将女儿陈怀金许与戴君胄。

  戴君胄出身将门,自幼深受父辈熏陶,平时勤奋好学,胸怀文韬武略,博览群书,涉及经史兼擅诗赋,并且足智多谋,深思远虑。长大后仪表奇伟、临阵决策,所向无前,是开漳主要青年将领之一。置漳州郡后,历授营将、 司田参军、兵马副指挥使等。

  陈元光逝世后,戴君胄协助 陈珦靖乱安民,开疆拓土,打击豪强,任用贤仁,兴办学校,厉行法制,使闽南日趋安定,立下了汗马功劳。戴君胄长期镇守军事重地蒲葵关(今盘陀岭),且战且耕,威慑一方,成为 漳州军事力量的中流砥柱,为当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起重大作用。

  唐代宗大历十三年(公元778年)十一月,云霄发生啸乱,已七十六岁高龄的戴君胄率兵清剿。同年十二月,在巡视云霄境内碧云峰时,遇伏身亡,为漳州的稳定和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次年其妻陈怀金也相继谢世。戴君胄逝世后,与夫人陈怀金合葬于亭后碧云峰顶,也称七里铺山。

  北宋朝廷为表彰他开发和镇守东南边陲,使华夏文化发扬光大的历史功绩,追封为“钤辖司崇仪使”,夫人陈怀金追封为“柔徽克济夫人”。南宋绍兴十三年追封陈元光为“开漳州主圣王”时,戴君胄,王之女婿,荫封为“郡马副元帅兼竭忠辅国大将军”,赐谥武毅,陈怀金荫封为“益恭弼德夫人”。因此, 戴君胄墓称为戴郡马墓。

  云霄县火田镇七里铺村碧云寺,县文物保护单位又称七里桥亭。溪流两岸古榕翠竹相互荫翳,亭东侧有明代所建佛教寺院又称“碧云亭”,明代崇祯年间(1628-1644)建。

  “碧云寺”,佛寺外又保存清代康熙、乾隆、道光、光绪等时期镌立的碑记数方,其中有一碑石记载“七里铺”古曾为邮站驿址,所载年期,可将当代编攥的“中国邮政史”所记得“邮政”名词的出现推前百余年,因而引起省内外有关专家学者的瞩目。此处碑亭、佛寺等文物,俱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碧云寺”,奉祀观音菩萨,亭外立有清康熙、乾隆、光绪年间重修的3个石碑。

  “碧云亭”,佛寺外又保存清代康熙、乾隆、道光、光绪等时期镌立的碑记数方,其中有一碑石记载“七里铺”古曾为邮站驿址。此处碑亭、佛寺等文物,俱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云霄县文史学者方群达介绍,戴郡马亭前有漳江源脉之一鹤坑溪,宋代所建“和义桥”残基犹存于溪流碧水之间,并流传着一段优美的民间传说:南宋“陈三五娘”陈伯卿与黄碧琚俩青年男女互相爱慕,偕婢女益春自潮州府北逸泉州,途经“和义桥”时,却被粤省官差追回究办,但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此一千古佳话,为和义桥平添雅趣。

  和义桥又称七里桥亭,明崇祯年间(1628~1644)户部主事吴寏捐建。当时桥长35米,宽1.2米。“碧云亭”奉祀观音菩萨,亭外立有清康熙、乾隆、光绪年间重修的3个石碑。

  “1985年,我就开始研究和义桥遗址,通过走访村民和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可以确认和义桥遗址就在这里。

  和义桥遗址见证南宋年间陈伯卿与黄碧琚的浪漫爱情故事。当年元宵节,泉州人陈伯卿路过广东潮州,在灯会上与富家女子黄碧琚邂逅相爱,黄碧琚不顾家人反对,为了爱情与陈伯卿私奔前往泉州,途经和义桥时,被追来的官兵缉拿归案,解押回潮州。”方群达介绍说,旧时那些平日足不出户的深闺淑女,只有元宵节这天才被允许出门赏灯,她们往往乘机与意中人谈情相会,所以这一天也造就了无数的良缘美眷。

  “1960年,那时的和义桥还在通行。后来和义桥经历过几次较大的洪水,加上年久失修,现己废弃,如今遗址桥下还有3个桥墩和4个桥孔。”方群达说。为了不让后人遗忘这段历史,他还在和义桥遗址前立下石碑,记录陈伯卿与黄碧琚的浪漫爱情故事。

  据当地老人朱阿伯说,潮剧传统剧目《陈三五娘》(又名荔枝记)即取此故事为题材。该剧搬上舞台,历演不衰,后来流传于闽南、粤东、台湾和东南亚一带,成为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

TAG标签: 乱神道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